免费注册 | 登录 征集剧本 - 战略合作 - 委托创作 - 剧本诊断 - 联合出品项目 - 版权保护 - 成交作品 - 广告刊登 - APP - 电影发行 - 黑名单
中国编剧网,中文第一编剧门户网站
电影剧本 | 电视剧剧本 | 网络大电影剧本 | 网剧剧本 | 微电影剧本 | 小说 | 其他 · 推荐|免费|名作  编剧库 | 编剧培训 | 编剧教程 | 编剧招聘
中国编剧网编剧培训班欢迎报名 《流浪地球》剧本  300万投资IP院线电影! 
长篇小说《师娘》(又名《《风中女人》)
出售 主旋律,爱情,青春小说 作品状态:已完成 作品字数:60万 截止日:2019-12-20 阅读:342
作者: 卞卡 实名 银牌VIP  [联系作者]
  标签:教师背后女人  运动  凄苦  女人间的争斗

  本小说讲述的是三个女孩从小就憧憬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的好日子,但在屡次运动和不正之风的戕害下,她们的人性和信仰都发生了变化。
  沈幽兰、黄玲香、金霞三人从小就向往过上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的好日子。“文革”来了,她们虽然停学回队放牛,只能以石块在草地上垒起一幢幢所憧憬的“楼房”。同是辍学回队的男生于福,一次从右派老师那里得到一本字典,被造反队长小驼子刘巨人发现,以为是本“变天帐”,担心某一天于福会伙同那个右派老师及在海外的大 伯于瀚臣反攻大陆,要造成“千万人头落地”,更是紧张。这时“一打三反”运动开始,年青的工作队员何敬民为深挖细查暗藏的阶级敌人,命令小驼子彻查“变天帐”。
  沈幽兰是一位美丽善良而又多思的姑娘,她既憧憬那种美好生活,更是想跟于福学好文化。正暗恋着于福的金霞,见幽兰无心垒“楼房”,怀疑她也是恋上于福,正想查访,黄玲香告诉她,说幽兰已与工作队员何敬民相爱了。金霞刚放下心,黄玲香又起醋意,就在沈幽兰订亲那天,泼辣的黄玲香不惜以身相许,强行占有何敬民并住到孤峰街上去了。于福上大学前,推荐幽兰接任民办教师,早就觊觎当民师的金霞为了找人“开后门”,也闪电式嫁给了公社服装厂厂长秦兆阳。
  儿时的几个伙伴各奔东西后,沈幽兰成了一只孤雁。已是公社党委书记的邵树人一次到孤坑队检查生产,见自己喜爱的学生终日痛苦,建议刘正农书记将沈幽兰安排到大队工作。沈幽兰担任大队干部后,凭着自己机智聪明,积极支持陶坑队茶花、芙蓉两位同学搞副业,又遇上公社丁木清副书记正在那里抓“两条路线斗争”,沈幽兰巧妙用“金蝉脱壳”计,使茶花逃脱,但陶芙蓉由于不堪小驼子的侮辱,就在沈幽兰带领“下迁”教师下乡招生时,悬梁自尽了。
  已回孤峰中学当老师的于福见何敬民抛弃了幽兰,他大胆向幽兰求婚。由于幽兰父亲坚持“亲不亲,阶级分”的观点,于的请求一次次遭到拒绝。
  金霞当了民办老师,仍未能过上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的好日子,牢骚满腹,一天正挑着刚分到的烂稻草回家,沈幽兰带着邵树人书记来看她,金霞见到往日的老师,就把迟迟过不上好日子的牢骚话说了出来。邵书记劝她应该向沈幽兰学习,多干点实事。金霞片面理解了邵书记话中意思,一心想去当干部,于是伙同也想当服装厂副厂长的姜洋, 联手排挤沈幽兰,虽然一次次告败, 但运动又成就了她的心愿。在邵书记的支持下,沈幽兰在孤坑队推行“小段包工”,遇到“反击右倾翻案风”运动,邵书记被扣上“走资派代理人”的高帽,沈幽兰为邵书记鸣不平,也遭株联。这时,沈幽兰已与于福结婚,职免了,官罢了,她在家种田时,自己流产、婆婆瘫痪……受着种种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,弄得遍身是伤,再也不能负重。
  正“靠边站”的邵书记听说此事,再次找到已是“贫下中农管理学校”的中学革委会主任刘正农,要他为沈幽兰找份工作。黄玲香听说一个农村户口也要进中学当会计,带领一班“吃商品粮”的家属围攻邵书记。沈幽兰为不给邵书记添麻烦,仍回乡下务农。
  传达十一届三中全会报告后,沈幽兰认定邵老师所说的 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的好日子已为期不远,高兴地在乡下种着联产承包的几亩土地,但终究自己身体不堪负重,在一次劳动中栽倒在铁耙上,被划得皮开肉绽,紧急送进了医院……邵树人铁下心来,亲自出面,把沈幽兰推荐给公社服装厂。
  听说聪明能干的沈幽兰要进厂,厂长秦兆阳当即答应给她安排个“坐办公室”的工作。
  几个长舌妇见健康聪慧漂亮的沈幽兰几年时间就弄成一幅“风车架子”,便添油加醋编出一个“幽兰现象”。此话一出,中学校风大乱,“和尚班”的老师慌乱了。应立钊老师为骗个叫乔小娇的姑娘做老婆,乔家闹得不依不饶。在沈幽兰的现身说法下,乔家最终才同意了这门亲事。但乔、应二人得寸进尺,连演“苦肉计”,沈幽兰为了促成这桩婚姻,只得把 “坐办公室”的工作让给了乔小娇,不料又得罪了黄玲香。
  原来早已开起“知青店”的黄玲香听说沈幽兰要回中学开店,既担心会抢了她的生意,又想方设法拉拢人打击沈。恰在这时,秦兆阳为打开本地服装市场,在厂里训练一支时装模特队,金霞以为丈夫与模特队员乔小娇有染,吵得不可开交。黄玲香趁机与金霞联手,一直对厂长有意见的副厂长姜洋也介入黄、金行列,联合给秦兆阳施压,把乔小娇赶回中学,借乔小娇打压沈幽兰……
  秦兆阳得知一系列矛盾都是黄玲香挑起,觉得这女人不可小觑,就告诫她市场竞争应持的正确态度。不料受到黄玲香赏识,决心向秦兆阳学习经商之道。由于秦、黄接触频繁,何敬民和金霞又同时怀疑秦、黄有染。黄玲香一气之下,离家住进“知青店”。
  为扭转集体企业年年亏损的现状,邵书记决心对乡镇企业实行改制,何敬民借机报复,拿掉了秦兆阳厂长职务,把服装厂承包给副厂长姜洋。
  金霞得知呼声最高的丈夫秦没能承包到服装厂,以为是他“行为不轨”而造成,更是与秦吵闹不休。秦兆阳无奈之下提出离婚。金霞再次跑到邵树人处哭诉,当她出门时,看见有人正向何敬民行贿,联想到社会上种种腐败现象,心头一亮,以为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,单靠个人奋斗不行,唯有投靠有权有势的人,才能“先富”!她又瞅准了有职有权的何敬民。
  黄玲香离家住店后,何敬民又想起了初恋的沈幽兰,常以买香烟、送儿子补课为由与沈幽兰见面。这事被金霞发现,以为何敬民不愿同她相好的原因就是因为沈幽兰在前面作梗。为搬开这块绊脚石,金霞利用长舌妇们的能耐,添油加醋,四处造谣,弄得秦、于、何三家一时大乱。
  邵书记早已洞察到在这改革大潮中,某些人的灵魂正在受到侵蚀,见三个原本纯朴团结的学生闹得矛盾重重,便借机将她们带到孤坑西山麓那片满是“楼房”的草地,教育她们在向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美好生活迈进的同时,更应该团结奋进。
  心地善良的沈幽兰不忘老师话,更是乐于助人,经常无偿为熟人批发超越经营范围内的商品,不料国家开始查税,她不仅受到通报,还被连补带罚二万元,一时轰动两个公社。听说开店发大财,善于算计的应立钊立即要乔小娇回中学开店。在“知青店”和乔店的双重挤压下,沈店倒闭在即。
  就在这时,上面要树“万元户”典型,何敬民为捞“政绩”,听信金霞话,不惜贷款二十万,要把曾经轰动两个公社的沈店打造成全县一流的“万元户”。几个月后,沈幽兰的一流超市建成,生意做得十分红火。秦兆阳也办起了自己的服饰公司。黄玲香在十字街口的楼房盖起来,真正过上了“电灯电话,楼上楼下”的生活。
  金霞眼看她们都“先富起来”,更是急于捞钱,于是加强对何敬民的攻势,但何敬民仍思念贤淑、温柔、能干的沈幽兰。金霞不肯善罢甘休。
  一年后,国家银根紧缩,信用社要沈幽兰归还二十万元贷款。由于多余资金都被乡镇集资去了,沈幽兰无钱还贷。金霞趁机用计。当沈幽兰来到金霞家,正遇着何敬民,何一改往日斯文,强施非礼,沈在忍无可忍情况下,掴了何一个耳光。金霞再次挑拨,何敬民决意报复,派执法小组查封沈店。幸亏黄玲香及时赶到,从公司拿钱为沈幽兰解了还贷之围。
  由于于頫所带的“甩班”在高考中取得了好成绩,当丁革革升高一时,其父丁副书记指名要于頫当班主任。于頫见妻子这些年已心力憔悴,决定不再当班主任,要在家中好好尽一份做丈夫的责任。丁副书记召开教师会批评于頫,说是沈幽兰拖累了他的工作。沈幽兰听后如万箭穿心,但为了丈夫的工作,她只得把本可以“先富起来”的生意做得小而又小。
  刘校长为感谢沈幽兰支持中学工作,决定把全校薄本生意交给沈幽兰。乔小娇得知,已提前行动。沈幽兰自知竞争失败,加上身体虚弱,终于在途中晕倒。
  孤峰镇服装行业突飞猛进。管理急需人才,听说沈幽兰在乡下养病,秦兆阳总经理决意派黄玲香出高薪去请沈幽兰到服饰公司当副总。
  这时,第五个教师节到了,已近八旬的刘正农校长预感到“贫下中农管理学校”的时代已经结束,他在临退前,要把“工作狂”于頫提拔为校长,但见到眼前的教师在经济大潮中纷纷“下海”经商,学校正人心浮动,他决意挽留沈幽兰在校当会计,协助于校长稳定教师队伍。这时,金霞得到消息,又用“调包计”,让何敬民另派会计去中学,自己趁机进了镇财政所,沈幽兰只得在中学当了一名勤杂工。
  秦兆阳没能请到沈幽兰,也使了个“暗渡陈仓”的办法,让沈幽兰既在中学当勤杂工,又兼着“厂校桂钩”联络员。这时,那些不能再搞“第二职业”的教师又捕风捉影,以沈幽兰在校内校外拿“双工资”为由,同校长吵闹……
  一场误会,何敬民升官的欲望更加膨胀,再次听信金霞的话,急抓“形象工程”。这时,由于“数字出干部”的作祟,邵树人看到刚发展起来的企业因无钱纳税要停产,政府欠群众的集资不能偿还,在一再反映无效的情况下,领头抵制新一轮“浮夸风”,梁副县长借机以“不换脑筋就换人”为由,将邵树人安排进省委党校“学习”。
  邵树人走后,何敬民更是有恃无恐。恰在这时,于頫在香港的大伯于瀚臣老先生要向内地捐资助学,何敬民不惜撒下弥天大谎,为孤峰中学争取到一项捐资建校工程。谁知这项目又成了众人眼中的“唐僧肉”:金霞为实现“楼房梦”,公开要包工头给她“赠送”一套楼房;何敬民为买官,派金霞向包工头索贿二十万……包工头无奈,只得在建校工程上偷工减料。
  这时,听说县委书记要调走,梁副县长一心想“磨正”,他更急于要何敬民抓紧建好 “形象工程”。不料因偷工减料,教学楼变成“豆渣工程”,致使刚建到四层的主体大楼在一场暴风雨中连根掀倒,打死了学生,校长于頫被拘。恰在此时,港方要来验收。梁副县长为保住“形象”,下死命令要何敬民赶在港方验收前重建教学楼。正在上上下下急得乱作一团时,何敬民又听信金霞的话,再次把已是精神恍惚的沈幽兰推上风口浪尖……

  [编辑:寒石]
共有 0 个留言
我要留言 [登录留言增积分]
您的大名: *
联系方式: (如电话、地址、Email等。可空白)
留言内容:
插入表情 *(5-500字。内容中不允许含有个人联系方式!
验 证 码: 今天是3月几号?(提示:21号) *
  
 
本站最新成交作品
·大捕快之盗画案/锅锅
·雨露春风/溪金秋
·时间囚笼/心涯
·正是青春年少时/刘俊海
·微电影《猎狐》/陈俊杰
·噩梦侦探/刀寂浪人
·速度战车/青梅煮烈酒
·驴友三贱客/骑驴倒看剧本
广告
广告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