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注册 | 登录 征集剧本 - 大赛 - 战略合作 - 委托创作 - 剧本诊断 - 联合出品项目 - 版权保护 - 成交作品 - 广告刊登 - APP - 电影发行 - 黑名单
中国编剧网,中文第一编剧门户网站
电影剧本 | 电视剧剧本 | 网络大电影剧本 | 网剧剧本 | 微电影剧本 | 小说 | 其他 · 推荐|免费|名作  编剧库 | 编剧培训 | 编剧教程 | 编剧招聘
中国编剧网编剧培训班欢迎报名 200万投资电影:网大院线电影频道全有 300万投资IP院线电影! 
古装讽贪神剧《魂断汝王剑》
出售 喜剧,动作,惊悚电影剧本 作品状态:已完成 作品字数:33500 截止日:2019-07-17 阅读:2609
作者: 孙劭文 实名  [如何联系作者]
  标签:古装  荒诞  搞笑

  百字梗概:
  
  原鸥州知府吴鹏飞涉贪入狱,娘子韩雪儿探监时丢下一纸休书,拂袖而去。一刻钟后,吴被押到大堂受审,看到刑部刚刚起获的胡朋贿赂他的汝王剑,吓得尿湿了裤子,但仍决意栽赃陷害巡按御史,适逢暴风雨来袭,他刚说出我要举报即遭雷击,当即被送往医馆抢救……
  
  起:夫唱妇随;承:座无虚席;转:东窗事发,主仆密谋,卧底接头,孤枕难眠,黑衣杀手,非人非仙,冥府惊魂,狱卒戏贪;合:雪儿休夫,堂审惊闻,智擒南宫。
  
  详细梗概:
  
  故事发生在虚拟的明万历某年秋:25岁的富家千金韩雪儿做了鸥州知府吴鹏飞的填房,婚后第74天即九月初二,这天早上,相公去府署公干,雪儿恋恋不舍地将他送到门外。望着相公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的背影,雪儿脸上满是陶醉。
  
  鸥州府署三堂,同知、通判、推官、经历、照磨、六房经承等与会者都在认真聆听吴知府脱稿作的反腐工作报告。刑房女经承白丁香听着听着竟打起盹儿来,甚至还发出了鼾声,这令吴知府很是不悦,问其原因方知白丁香昨晚听双瓜的脱口秀,听到快到三更才回家休息,因此有点犯困,白称对吴知府并无不恭之意。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,门被人猛然推开。当与会者循着声音不约而同地朝门口这边看过来的一刹那,举座皆惊!
  
  吃晚饭的时候没见相公回来,雪儿便吩咐佣人蓉姐去邻居黄同知家打听(因府署的官邸正在修缮,吴黄两家临时迁居石桥镇头条街),黄同知告诉蓉姐,吴知府中午启程到南方考察去了。
  
  五天后即九月初六,雪儿正满心欢喜的给娘家写信,夸鹏飞是个好相公,是个好官,夸自己慧眼识珠选对人了。这时京城来的四名捕快突然闯进吴家。原来,相公五天前即以涉贪之嫌在府署的会场上被带走接受调查。雪儿坚称相公是个好官,遭到捕头的怒怼。
  
  自从在府署的会场上被解往京城投进大牢才仅仅过去五天,可吴鹏飞那头原本黝黑发亮的浓发如今竟已近半白,蜷缩在02号监室墙角的他一脸的沮丧。他暗暗的祈祷,胡朋送他的那把汝王剑千万别被刑部找到,否则他想不认罪都难了。
  
  雪儿对相公涉贪将信将疑,她怀疑也许是有人捏造证据陷害相公,没想到蓉姐一番透彻的分析令雪儿无言以对。
  
  九月初七中午,蓉姐终于成功劝说已经一天多没有吃过东西的雪儿吃了饭。蓉姐劝酒时借擦嘴的手帕作掩护将一粒解酒丹暗暗地送入口中,雪儿对此竟没有察觉。两人边吃边喝边聊,蓉姐问起将来作何打算,雪儿说出了将留在娘家的首饰当了作为启动资金,与华姨(她娘的二姐,名叫小华)家的幺妹小蕾联合创办戏班的决定,接着与蓉姐耳语说出了另一个决定,被蓉姐戏称为“飞脚行动”,并表示愿意协助其实施这一行动。正晌午时,蓉姐趁雪儿醉晕之际,借去院外倒脏水之机,与刑部派来的乔装成算命先生代号为“雪山飞狐”的斗笠男用暗语接头,汇报了她没有找到汝王剑,以及雪儿确属无辜并非知情不举的暗访结果。原来这佣人的真实身份竟是打进吴家暗访的《反贪快报》记者,不久前被刑部借调到重案九组,代号“孤岛神鹰”。
  
  刑部大牢,渴极了的吴鹏飞暴饮凉水,喝得肚子鼓得老大,俨然即将生产的孕妇,半坐半躺地斜倚在墙角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吴充满敌意地冲站在一旁看笑话的胖狱卒翻楞一下眼睛。胖狱卒一拳击打在吴的肚子上,随着“妈呀”一声惨叫,杏黄色的尿液(火还挺大)像喷泉似的从吴的裆部泚出,射向对面的墙壁,竟然在墙上泚出四个大字:我不想死。这情形,令胖狱卒想起曾听德云班主讲过一个类似的段子,当时只是听个乐子,没想到今天……
  
  是巡按御史明察暗访发现了自己当年科场作弊档案造假,还是担任知府之后卖官鬻爵被知情人举报了呢?狱中的吴鹏飞认为是后者,并猜到了一个人,作为自己的特定关系人,她知道的太多了。好在她不知道汝王剑的事。吴自以为刑部无法找到他的赃款赃物,因此拒不认罪。一天,他无意中偷听到二狱卒在走廊里经过时谈起,办案人员在五峰山老吴家坟地不远处的山坡上挖出了……这令他近乎绝望。
  
  蓉姐以去京城串亲正好顺路为名,与雪儿一道动身前往京城,协助其实施“飞脚行动”,实际上蓉姐是回京城复命。二人扮作男乞丐,祖孙俩。为确保路上安全,不至于从声音上被人听出是个女的,蓉姐叮嘱雪儿装哑巴,莫言。
  
  狱中的吴鹏飞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他暗暗的祈盼能判他个“斩监侯”,若能这样,命运或许还能有一线转机。九月十五夜,心存侥幸的吴鹏飞在梦呓中乞求三哥看在南宫媚颖的份上,伸出手来拉他一把。此时高墙内惊现一黑衣杀手,经过一番打斗,一狼难敌二虎,那黑衣杀手最终被当值的二狱卒擒住但未及开口即舌舔毒扳指自毙,二狱卒相继试其鼻息,确认其已无生命体征。一狱卒转身去禀报宋提牢,刚一离开,没想到那已“死”的黑衣人竟一跃而起,挥刀砍向身旁的那个狱卒,狱卒飞速退了几步,躲过刀砍。黑衣人趁机腾空而去,施展轻功,瞬间飞过高墙,消失在夜幕中。刑部尚书尤公正闻讯赶到案发现场,这时宋提牢来报,刚刚狱卒巡查时发现,苟友死在牢中,死因:咬舌自尽。苟友是两年前经吴鹏飞提拔当的知县,涉嫌行贿入狱,初审时三缄其口,对抗审查,如今竟咬舌自尽!案子越来越复杂了,尤尚书决定明日升堂,会同都察院和大理寺,再审吴鹏飞。
  
  翌晨,吴鹏飞被提审时在大牢的走廊里意外摔晕,昏睡中梦见自己被大冥府首席勾魂使白无常提着穿过鬼门关,越过奈何桥,带到冥府大堂,摔在判官的面前……判官怒斥跪在堂下狡辩的吴鹏飞是放屁。话音刚落,吴屁股后面喷出一股如烟似雾的气体并伴有奇特的响声,强大的气流将站在身后的马面冲出两米多远,仰面倒地。牛头和黑、白无常一阵惊呼,单手捂鼻。判官大怒……
  刑部大牢的走廊里,噩梦中的吴鹏飞吓得屁滚尿流,一阵抽搐之后便无声无息。恰在此时,扮作男乞丐的韩雪儿赶到大牢。雪儿与胖狱卒连唤数声均未叫醒吴鹏飞。胖狱卒试其鼻息,吴已没有生命体征。没想到一旁的瘦狱卒改用“三言二拍回魂掌”竟神奇的唤醒了疑似被噩梦吓死的吴鹏飞。吴趴过的地方有一汪水,还在冒着热气,是尿。胖狱卒闻到了一股酒味,俯身朝那泡尿嗅了嗅,竟闻出了威士忌的味道。原来,吴于十七天前即被抓前两天曾在其情妇那里喝过威士忌。吴鹏飞见娘子前来探监,异常高兴,恳求她在他死后留在吴家。不想成为吴家寡妇而渴望以吴鹏飞前妻的身份另觅郎哥的雪儿,丢下题为《钗头凤*飞脚》的一纸休书,拂袖而去。吴冲着雪儿走去的背影自污——谎称自己婚前与粉荷幽会时不慎染上了花柳病,暗示雪儿也感染上了此病,其险恶用心是想借在场的二狱卒之口将此事传扬出去,以此毁雪儿清誉,这样,即便雪儿想另嫁他人,料定也没人敢娶。
  
  刑部大堂上,尤公正正在看手上的一份正词:据我祖父生前回忆,五十多年前,大概是嘉靖二十三年,我的曾祖父从盗王手里买下了一把青铜剑,上面刻着三个字:汝王剑。三年前,我将这把汝王剑献给了时任鸥州知府吴鹏飞。不久,我便做了安平知县。——胡朋(指印)。
  
  离开刑部大牢的韩雪儿顺着来时的路线,沿着一条胡同往回返。
  
  吴鹏飞被押进刑部大堂,跪在地上。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,他扭头朝侧后看去,范捕头双手托着一把青铜剑匆匆走来,从他身旁经过,径直走向主审席。吴鹏飞认出范捕头手上那把青铜剑正是胡朋三年前贿赂他的汝王剑,吓得尿湿了裤子和鞋子。吴见到了证人之一的下属刑房女经承白丁香,证实了自己十天前对举报人是谁的判断,恨得咬牙切齿,并咽下了咬碎的一颗门牙。
  
  崎岖的山路上,仍旧一身男乞丐打扮的韩雪儿在踽踽独行,此刻的她一脸的疲惫,还有几分狼狈。
  
  吴鹏飞自知难逃一死,决意丢卒保车并栽赃陷害巡按御史章廷秀,拟谎称那把汝王剑是他替章廷秀代收并保管的。适逢暴风雨来袭,他刚说出“我要举报”四个字即遭雷击,头发、眉毛和胡子均被烧焦,失去意识,但尚有微弱的呼吸和心跳,当即被送往附近的回春医馆抢救……
  
  都察院佥都御史怀疑吴鹏飞受贿的那把汝王剑,可能是盗王当年无中生有,造假售假,被胡朋的曾祖父买了去。
  
  一个神秘的樵夫打扮的香客去了道观,替一位遭遇雷击正在抢救且不方便透露姓名的亲戚问卜吉凶。道长的算卦方式不是人们常见的“掐指一算”,而是做无实物状态下的敲击键盘打字状。两名捕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神秘人的背后。神秘人的耳朵警觉地动了一下,一跃而起,顺势踢飞签罐,飞出的竹签似一支支利箭射向二捕快和道长,被三人机警敏捷的一 一躲过……正邪双方皆有攻有防,其间险象环生……外面,范捕头在喊话,告诉神秘人她已经被包围了,他们的“三哥”刘侍郎刚刚被抓。原来这神秘人就是曾在吴鹏飞的梦呓中被提到的南宫媚颖,她与昨夜出现在大牢高墙内的黑衣杀手是同一个人。趁南宫媚颖一愣神儿的瞬间,二捕快将其拿下。
  
  回春医馆的宁郎中研制了两种新药:杀青散,九阳回魂丹。吴鹏飞正在他那儿抢救。
  
  反贪快报社内,生性多疑的斗笠男认为反腐败斗争复杂而又多变,他担心宁郎中在抢救吴鹏飞的过程中万一激动一走神儿,拿的不是九阳回魂丹,而是错拿了杀青散给吴灌下去,那后果……想到这儿,他与蓉姐立即赶往回春医馆……
  
  荒诞派的表现手法,戏拟化的语言风格,《魂断汝王剑》——打响电影剧作另类反腐第一枪!详见作品卖点。

  [编辑:寒石]
共有 3 个留言

孙劭文(黑龙江绥化)2019/3/7 14:51:07  [回复]
上午,对剧本做了一次修改,并将剧名改为《魂断汝王剑》,详见孙劭文剧作集中的最新原创作品《魂断汝王剑》详细梗概及剧本正文。

孙劭文(黑龙江绥化)2019/3/2 17:04:07  [回复]
更正:上午那条留言中的“吴鹏飞被押进大牢”应改为:吴鹏飞被押进刑部大堂。
孙劭文 2019/3/2 11:14:21
现将吴鹏飞受审时遭雷击身亡的结局
修改为:
吴鹏飞被押进大牢,跪在地上的那一刻,尽管吓得尿湿了裤...


孙劭文(黑龙江绥化)2019/3/2 11:14:21  [回复]
现将吴鹏飞受审时遭雷击身亡的结局
修改为:
吴鹏飞被押进大牢,跪在地上的那一刻,尽管吓得尿湿了裤子和鞋子,以及脚镣的一节铁链,但仍决意栽赃陷害巡按御史,适逢暴风雨来袭,他刚说出“我要举报”四个字即遭雷击,失去意识,但仍有呼吸和心跳,当即被送往附近的医馆抢救……生死未卜。

我要留言 [登录留言增积分]
您的大名: *
联系方式: (如电话、地址、Email等。可空白)
留言内容:
插入表情 *(5-500字。内容中不允许含有个人联系方式!
验 证 码: 今天是4月几号?(提示:21号) *
  
 
本站最新成交作品
·大捕快之盗画案/锅锅
·雨露春风/溪金秋
·时间囚笼/心涯
·正是青春年少时/刘俊海
·微电影《猎狐》/陈俊杰
·噩梦侦探/刀寂浪人
·速度战车/青梅煮烈酒
·驴友三贱客/骑驴倒看剧本
广告
广告信息